深圳市海铁物流有限公司专业承运国际进出口货物运输业务,找专业的物流公司到海铁物流,其中海铁物流中的西非海运就包括了:深圳到安里onne海运费,深圳到朱巴juba海运费,
全球航运业不景气迫使全球其它地方的企业通过出售资产来降低债务,中国企业正好利用了在此过程中被压低的价格加速投资海外港口。从战略意义上来讲,不断扩张的航运网络,使得中国企业与全球主要港口建立了稳定联系。中国航运企业投资国外港口,有利于其在国际航运产业链中掌握更多的主动权;对中国大型航运企业来说,对港口的投资布局也是由单纯的航运承运人转变为全球物流经营人的一种战略选择。
  海运路线图已然清晰
  央企是港口建设主力
  2月18日,巴基斯坦总统扎尔达里宣布将该国西部瓜达尔港的经营权由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转交给中国海外港口控股有限公司,中巴双方同时签署《瓜达尔港经营权移交合约》。5月23日,由中方提供资金和技术援助修建的巴基斯坦瓜达尔港运营权正式确认由三家中国公司接管,分别是中国海外港口控股公司、招商局国际有限公司和中国远洋运输集团。
  而2010年巴拿马运河决定扩建时,就曾期待中资企业参与建设,一家中国公司就获得了挖掘河道的工程,目前在巴拿马当地投资的中国企业有数十家,中海、中远、华为等已在巴拿马投资数年。
  从瓜达尔港到巴拿马,中国海运企业全球布局路线图已然形成。
  从2001年,中远美洲公司试水码头业务开始,中资企业海外投资大幕开启。
  中远集团旗下的中远太平洋,遍布海外枢纽港,包括希腊的比雷埃夫斯、埃及的塞德港、比利时的安特卫普、新加坡等;以集装箱海运量计算,招商局国际是中国最大的港口运营商。2011年,招商局国际取得了斯里兰卡科伦坡一个集装箱港口项目的控股权,2012年将其持股比例提高至85%。2012年12月29日,招商局国际有限公司的一家间接全资附属公司,与吉布提港口和自由贸易区管理局订立购股协议,收购吉布提港有限公司(pdsa)已发行股本的23.5%。招商局还于2012年收购西非多哥集装箱码头的50%股份;进一步收购经营斯里兰卡科伦坡港南集装箱码头30%股权,持股达到85%。
  而和记黄埔作为私人拥有的香港企业集团,全球性港口布局由来已久。2012年,和记黄埔港口集团旗下卡拉奇国际货柜码头公司与卡拉奇港口信托公司(kpt)达成协议,计划共同开发巴基斯坦卡拉奇港西码头三期项目。
  全球布局的步伐正在加快。2013年3月,中海集装箱运输股份有限公司的一个子公司已经购买了比利时泽布鲁日港码头24%的股权;招商局集团揽下坦桑尼亚巴加莫约经济特区的港口项目。
  事实上,在揽下坦桑尼亚巴加莫约经济特区的港口项目之前,招商局国际作为中资企业投资非洲港口的排头兵,已经小有斩获。
  2010年11月5日,招商局国际与中非发展基金共同投资成立的合资公司盛日与以星航运签订协议,盛日斥资1.54亿美元收购以星航运全资子公司庭堪岛集装箱码头公司(tict)47.5%的股份。招商局国际和中非发展基金分别持有盛日60%和40%的权益。
  基于在庭堪岛港口的成功经验,招商局国际加速在非洲港口的扩张步伐。
  2012年8月,招商局完成收购til集团旗下tml50%的股份。
  “就战略而言,该项投资不仅进一步巩固了招商局国际在西非的地位,而且还将充分利用已经在尼日利亚tict上投入的资源,使招商局国际在该区域的投资回报达至最优化,并助力其最大程度上控制在非洲的投资风险。”招商局集团董事长傅育宁表示。
  海运建设旨在保障经贸,市场向外仍是国策
  中资企业进行海外港口投资的步伐在后金融危机时期明显加速。
  “一方面,金融危机所带来的航运市场低迷使港口运营变得艰难,港口资产严重贬值,为缓解流动性短缺,原有的港口运营商不得不出售港口资产以缩小规模,这给市场创造了更多的收购机会;另一方面,金融危机的到来,为筹集资金而疲于奔命的海外企业和相关政府部门都放松了对中资企业的监管和审查,减少了海外港口投资的政治障碍和隐性成本。”业内人士刘俊指出。
  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贾大山说:“‘海运’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激烈竞争、开放的全球市场,‘强国’是相对于其他国家和地区海运而言的战略定位。就我国而言,经济和外贸进出口均居世界第二位,是海运需求量最大的国家,海运在外贸运输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由于海运业对保障国家经济安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因此,‘强’在这里又表现为动词。‘海运强国’战略就是要实现由世界海运大国向世界海运强国的转变。”
  而中国由海运大国正逐渐向强国迈进,依托码头、航运和船级社等海运服务企业,形成全球网络化经营,全面参与国际竞争,就是非常典型的方式。
  最新的数据显示,中国港口货物吞吐量和集装箱吞吐量连续九年位居世界第一;在全球货物吞吐量前20大港口排名中,中国内地港口占据其中13席;在全球集装箱吞吐量前20大港口排名中,中国内地港口占据其中8席。
  不过,港口投资的资金回收期一般都较长,投资成本相对较高。此外,各国的码头岸线是宝贵的资源,大量优质成熟的码头已经被国际知名码头运营商抢先占有,这也是摆在中国企业面前不容回避的现实。
  “要借鉴优秀跨国航运企业的经验,像是马士基加强对产业链上的石油、码头的投资,一方面可以开拓盈利渠道,提升业绩水平;另一方面可以加强整个产业链的控制能力,提升市场份额并降低成本,从而达到市场竞争力的进一步提升。” 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高博轩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深圳到卢萨卡lusaka海运费,深圳到鲸湾港walvis bay海运费,深圳到马塔迪matadi海运费
深圳到阿帕帕apapa海运费,深圳到蒙巴萨mombasa海运费,深圳到阿比让abidjan海运费,深圳到洛美lome海运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