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船合同中必须规定确切的装卸时间,如“共5天的装货时间和卸货时间”,“按港口习惯尽速卸货”这种写法极易引起纷争。怎么样、什么时候是合同允许的装卸时间结束呢?
  波罗的海航运公会的建议中几次提醒,“每舱口装货××吨”的写法优于“每可工作舱口××吨”或“可用的工作舱口××吨”。按英国法关于“天气许可”和“晴天工作”例外的最新判例,在合同中应该明确指出在什么情况下“天气例外”的条款才可以适用“grainvoy”第二部分的第9条第一款规定:“如果船舶在装货港或卸货港等待,无论何天气,时间损失计算为装卸时间,但如果船舶在装货/卸货泊位,因为天气原因而实际不能进行装卸工作的,时间损失不计为装卸时间”。
  在“norgrain89”第19条第四款和“worldwood”第9条第六款中也有类似规定:在“nuvoy84”第27条第三款规定“天气阻拦-在本租船合同下,装卸工作确实因为恶劣天气而受阻的,时间损失不计算为装卸时间”。
  在规定装卸时间时,应该避免诸如“每可工作的班组”此类含糊不清的写法。还有另一种纠纷不断的写法是“每个最大的可工作舱口,每连续24小时晴天工作日××立方米(...perbiggestworkablehatchperweatherpermittingdayof24consecuti-vehours)”,这在运往埃及的木材运输合同中已使用多年,在实践中非常混乱:如果是这样,那么甲板上的货物怎么办?这就无法计算了。
  在规定装卸时间时,不要轻易答应“可调剂使用装卸时间”。原因很简单,假设在装货港节省了2天(速遣费每天1000美元)的时间,但在卸港发生了4天的滞期(滞期费每天2000美元),如果允许可调剂使用装卸时间,则承租人只要支付2天的滞期费,共4000美元而已;如果不允许可调剂使用装卸时间,则承租人需支付4天×2000美元/天-2天×1000美元/天=6000美元的滞期费,差别是显而易见的。
  经常发生纠纷的还有关于大舱口的装卸时间计算问题。《1993年航次租船合同用语解释》中(如果被引用的话)规定:“一个舱口如果可以同时供二班工人工作的视为二个舱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