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龙
  近年,全球经济复苏相对疲弱导致航运业复苏脚步沉重,继光伏、钢贸等产能过剩行业后,航运业贷款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不良贷款高发区。2008年以来,多家银行在航运金融方面下了重注,未来,航运信贷会对银行产生怎样的影响?银行怎样才能顺利渡过这场难关?
  中国银行(简称中行)2013年第一季度不良贷款略有增长。季报显示,截至3月末,中行不良贷款余额663.97亿元,较上年末略增9.49亿元。此外,一季度,中行实现股东应享税后利润398亿元,同比增长8.2%,低于去年一季度9.9%、去年全年12.2%的增速。
  中国远洋“绑架”中行
  2008年前后航运业出现牛市,中远借机大举扩张,但随之而来的航运低潮期将中远打得措手不及。
  中国远洋2007年登陆a股之后,曾在2007年和2008年分别创造190.85亿元和108.30亿元的高利润,一时风光无限。可是好景不长,2009年,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中国远洋首次亏损,亏损额超75亿元。2010年,中国远洋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67.7亿元。2011再度亏损104.9亿元,创下公司的新纪录。
  今年3月中国远洋发布2012年业绩报告,连年巨亏使得其不得不改名为*st远洋。截至2012年12月31日,*st远洋亏损94.94亿。如此巨额亏损的企业,为何仍然受到银行青睐呢?
  截至2012年底,中国远洋货币资金高达468.36亿,如此大额的货币资金存在哪家银行都将为其减轻存款压力,因此*st远洋一直以来也倍受各家银行追捧。在*st远洋近几年的大额长期借款中,多见中行和国开行、进出口银行的身影。
  中行虽然是四大国有银行,但却是资金最不宽裕的。在人民币业务上,中行受到存款不足的影响正在日益明显。2012年末,中行的贷存比为74.83%,已经相当接近75%的红线,几乎无钱可贷。希望摆脱存款制约的中行自然会选择类似中国远洋这样拥有大额货币资金的企业进行合作。
  银行进退两难
  中远董事长魏家福称,今年虽然航运市场仍然比较严峻,但中远下定决心要在航运主业上大幅扭亏。
  2008年以来,中行等多家银行在航运金融方面下了重注。好景不长,以中国远洋为代表的国内航运企业,在国际市场的竞争上,对市场的风险预估不足、盲目乐观,就像一辆货车在快下坡的时候不仅不踩刹车反而踩油门,后果可想而知。金融危机一来,本身运力已经过剩,租船放在手上更是成为烫手山芋,经营战略失误巨亏百亿就不足为奇了。
  当下,全球经济继续疲软,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国际贸易需求低迷,航运市场运力过剩,供需失衡的矛盾并没有改善,中国远洋何时能够扭亏为盈还不得而知。
  财报显示,2012年中国远洋因为贷款利率上调、借款总额上升和汇兑收益减少造成财务费用大增1496%至16.3亿。
  对银行业来说,对航运企业完全不贷,眼看着这些企业在困境中苦苦挣扎是死路,如果航企大量倒闭,银行业坏账一定大量增加;但如果继续放贷,在复苏前景依然渺茫的情况下,相当于把钱扔进无底深渊。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截至今年3月末,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达到5243亿元,同比增长20.7%,比年初增加339亿元;不良贷款率0.99%,比年初上升0.02个百分点。
  与航运业一样,银行也是周期性行业。受经济增速下滑影响,这已是自2011年第四季度以来,不良贷款余额连续六个季度反弹。而对于今后不良贷款的走势,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银监系统内部会议上判断称,未来一段时期不良贷款规模可能还会继续攀升。
  季报显示,一季度末,中行不良贷款余额663.9亿元,较去年末增9.4亿元。未来宏观经济复苏相对疲弱、利率市场化加快推进、不良贷款余额增多侵蚀部分利润等因素,导致银行利润增幅继续收窄、资产质量进一步承压。
  虽然航运信贷不良贷款对银行业整体资产质量影响不算太大,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光伏、钢贸、铜贸以及其他已知和未知的风险如果在经济下行中一一显露,银行业面临的困难和风险也将越来越大。航运信贷也许会成为压倒骆驼的一根稻草。

     本文由 深圳到kuching海运公司提供:www.t-oce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