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海铁物流有限公司专业承运国际进出口货物运输业务,找专业的物流公司到海铁物流,其中海铁物流中的西非海运就包括了:深圳到安里onne海运费,深圳到朱巴juba海运费,深圳到卢萨卡lusaka海运费,深圳到鲸湾港walvis bay海运费,深圳到马塔迪matadi海运费
深圳到阿帕帕apapa海运费,深圳到蒙巴萨mombasa海运费,深圳到阿比让abidjan海运费,深圳到洛美lome海运费随着原中国外运长航集团总裁刘锡汉的调任和原中国长航集团总经理朱宁的卸任, 9月2日,记者从权威人士处获悉,回归到赵沪湘时代后,中国外运长航集团的内部整合已悄然加速。
  “与此前公开的重组方案不同,新一轮的整合中,原中国外运集团系已占主导地位,原中国长航集团已彻底‘丧失话语权’,而目前,集团已开始处置原长航集团的不良资产,旗下的油运和凤凰两上市公司,目前集中火力拯救油运,而凤凰暂时仍然让其自救,集团内部整合已在着手进行。”
  “换血行动”
  在集团内部大会上,赵沪湘多次提及“压力大”,这压力来自于最近的人事调整。
  今年6月初,国资委将中国外运长航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副董事长刘锡汉调任交流至其它中央企业任职。而由中国外运长航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赵沪湘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负责集团的全面工作。
  “这一人事调整的代价是,赵沪湘必须完成国资委制定的四个任务。”上述人士透露,这些任务包括解决长航集团的问题,做好两企业的整合、带好队伍等。
  这种调整基本为赵沪湘大展拳脚扫清“障碍”。
  “此前双方整而不合的关键就是两企业在高层方面的不配合。”上述知情人士指出,根据2008年的重组方案,新集团管理层由21人组成,其中,17人来自原中外运集团,另外4人来自原长航集团,“原长航集团的高层人数虽然不多,但刘锡汉和朱宁等4人所任职务相对核心,在执行层面上‘势均力敌’,导致诸多措施无法一一实施”。
  如今,刘锡汉调任后,这种矛盾基本解决,而为了巩固中外运系的执行力,近期,赵沪湘还将朱宁兼任的原中国长航集团总经理一职“砍掉”,改由中交长燃总经理姚京汉取代。不仅如此,中外运长航集团还派遣一人到长航集团担任总法律顾问。“赵沪湘的目的就是,让双方融会贯通,打破以前整而不合的尴尬,先从人事调整上着手。
  在中低层管理结构上,赵沪湘也通过相互派遣干部的方式“换血”,意在打破两企业以往各自“固步自封”的境界,在人事上融合起来。   上市资产两种处置
  四大任务中,解决已经负债高企的长航集团迫在眉睫,特别是旗下两大上市公司,若无法在今年余下时间内解决,长航油运(600087.sh)可能成为首家被退市的央企,而长航凤凰(000520.sz)也可能紧追其后。
  “针对旗下两家上市公司,中外运的初步思路是救油运而弃凤凰。”上述权威人士指出,在油运方面,集团正在跟中石化谈判,希望对方通过订单或者合资的方式,挽救长航油运的命运。
  不过,想让中石化为中外运“买单”并不容易,“中外运长航集团对长航油运处置的底价是最多只能让资产缩水一半,但根据目前的谈判进展,对方只肯按照目前的市场价接盘,通过合资的方式,盘活长航油运,但如果按此执行,油运的资产将亏损50%以上,超出中外运集团的心理底价,谈判的最终结果迟迟无法达成一致。”
  选择中石化,对长航油运来说也并非偶然。“长航油运的前五名客户中,中石化占比颇重。”另一分析人士则指出。
  其实,在理想状态下,中外运长航集团更希望中石化在订单上伸出援手。“但目前油运负债高,中石化损失颇大,其自然不太乐意,且从长远来看,航运市场的不景气持续时间不定,短期解渴后,长远的盈利如何解决也是难题,不如将中石化拉进来,通过合资的方式,更能让这段关系稳定。”上述分析人士也指出。
  最终如何拯救,具体方案尚未出炉。但长航凤凰就没有如此好运了。
  “集团上下的思路仍然是让其自救。”上述人士指出, “内部有卖壳的想法,但集团未明确一定卖壳,且如今高达60亿元左右的负债和庞杂的债务问题,让公司已经举步维艰,不少想接盘的人都被吓走了。
  曾经,有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长航凤凰内部也可以接受这种局面,但目前地方政府迫于银行的压力,不敢轻易许可,这一步暂时也走不通。”上述人士指出,如果最终破产处理,银行方面的损失会超过几十亿,这个烂摊子,当地政府并不愿意为其处理。
  目前,中外运长航集团同步启动的内部整合工作中,还涉及到处置几类不良资产。
  “能转型的就转型,能卖就卖。”上述人士指出,比如新集团已着手将接不到订单的船厂等转型处理,而无论是长航油运还是长航凤凰的高价船也在逐步清退、适当处理。
  中外运长航集团还筹划将武汉长江轮船公司一处独立的办公楼给卖掉。“这栋位于武汉的办公楼,共有十多层,若顺利处理掉,估计能回收10亿元左右的资金。”
  重组新思路
  新举措下,长航系基本丧失话语权,原有的方案继续实施的可能性已非常小。
  2009年,中外运长航集团祭出的重组整合方案内容是:通过合并同类项的方式,对旗下所有资源板块进行整合,其中,分为四大业务板块实施,包括物流、航运、船舶重工和资源培育。但过去几年间,这一整合基本维持原状,业务板块之间的整合停滞不前。
  如今清除了人事上的障碍后,此前谁整合谁的纷争不再。“赵沪湘的一肩挑,也显示出未来应是原中外运集团整合原长航集团了。” 另一私募人士分析。
  “但现在不把长航集团一些垃圾资产切割掉,会拖累新集团运作。”上述人士指出,此前,长航凤凰成立海运事业部,并将上海公司注销,以此理解赵沪湘的新思路应该是让新集团以航运海运物流为核心,通过完全市场化运作,转换体制机制,精简机构,精干人员,集中优势资源,打造可持续有效发展的海运实体,为新集团整合铺路。
  暂时仍无拯救长航凤凰的打算,对中外运长航集团来说也可理解。“在新集团的资本架构中,中外运已经有中外运航运,站在集团层面看长航凤凰就是多余的东西,”上述人士分析,且中外运航运的业务板块中,国内江河系统是弱项,而这恰好是长航凤凰的强项,中外运长航将可能只整合长航系统航运物流资产,其他的去向难说
  “目前看来,赵沪湘的新思路与上述分析有些契合。”上述权威人士也指出,其通过处置资产、人事调配等手段,内部目前对其评价是:新思路比较实在,“不花哨”,如果时间充足,今后,两企业的整合进展会加快不少。